朝露苦

【乙女向】你有一点甜

·交往前提!慎入!注意避雷!

  “这里的转音不对。”李玉刚皱着眉头说到,“我刚刚已

经给你示范了好几遍了。”

  你本就不是能歌善舞之人,这次苦练许久也依然得不
到他的半句夸奖。虽然知道他对音乐向来严肃认真,
但这样的态度用到你身上还是让你有些难过。

  “术业有专攻而已。”你把头扭向一边,不让他看见你
微红的眼睛。

  “这只是我不擅长的领域罢了。那你呢,你又能不能
说出十个不同的口红色号?”

  李玉刚先是伸出手把你腮边松散的一绺头发别到耳
后,随后慢慢道:

  “大类别可以分为红色系,橙色系,豆沙系等,再向
下分,有宝石红,草莓红,番茄红……”

  随着你的嘴因为吃惊而慢慢张大,一脸严肃仿佛在说
着什么重要理论的李玉刚已经没有停顿地,连续说出
了数十个色号。

  最后,在你的嘴巴大到几乎能塞一个鸡蛋的时候,李
玉刚看了看你的唇瓣,说,“你现在涂的这个应该是豆
沙色,带偏光。”继而,他飞快地低头吻了你一下,又
仿佛只是尝了一口菜,品味着道:

“是樱桃味的,很甜。”

 

【压切婶】你有一点甜

·交往前提

·短小慎入

·也许有点甜?


  “握刀的姿势还是不对。”长谷部皱着眉说,“明明刚给您示范了好几遍的。”


  “长谷部!”


  练习了一上午的审神者手臂酸痛极了,却还是得不到长谷部的一句夸奖,气的一甩手,转头气急败坏道:


  “术业有专攻,这只是我不擅长的领域罢了。那你呢,你又能不能说出十个不同的口红色号?”


  长谷部先是伸手按了按她头顶翘起的呆毛,然后才开口道,“大类别可以分为红色系,橙色系,粉色系等,再向下分,有宝石红,樱桃红,番茄红……”


  随着审神者的嘴因为吃惊而慢慢张大,一脸认真,仿佛是在说什么重要研究发现的长谷部已经没有停顿地,连续说出了十几个色号。


  最后,在审神者的嘴巴大到能塞下一个鸡蛋后,长谷部看了看她的唇瓣,说:


  “您现在涂的是这个应该是豆沙色,带偏光。”继而,他低头飞快地吻了审神者一下,仿佛是尝了一口菜一样,品味着道:


  “是草莓味的,很甜。”


————分隔线————

其实我不懂口红……有错的话请批评指正!

这个梗我能玩一年(๑>؂<๑)


【梦100×刀男·第二弹】刀男的换装party!

搬运自贴吧,搬运前已留言,侵删。

原贴https://tieba.baidu.com/p/5444674160?red_tag=2439999347

【原楼主不知道去哪儿了······如果搬运完还没有更新,我就要考虑自己动手修图了/泪】

【梦100×刀男】刀男的换装party!
搬运自贴吧,链接稍后会放。这里只是搬运了一小部分,有兴趣的小伙伴请移步原帖!【原帖地址】https://imgsa.baidu.com/forum/w%3D580/sign=fed01f4fa66eddc426e7b4f309dab6a2/9c5d29fc1e178a8249254e0afd03738da877e8ff.jpg

请务必去原贴一看!

【玉BG】变形记(2)

•原创女主,第一人称

•非言情,幼儿园文笔慎入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现在是几点了?

  我看了一眼窗户,透过窗帘缝隙射入的阳光让天已大亮这个事实昭然若揭。

  完了!!!

  要知道我的学校可是把“提高一分,干掉千人”作为激励口号的啊,早自习更是时如其名,“早”的人神共愤,每天都是披星戴月往学校赶。

  而现在阳光都这么强了,我肯定迟到了啊!还是课都缺了的那种!

  我“噌”地一下跳起来,一边想套衣服一边想埋怨我妈。

  “妈!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叫我……”

  话没有说完,因为我听到的并不是自己的声音,而是堪称凄厉的“喵嗷——”

  ……我睡出幻觉了?

  我呆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入眼是毛茸茸的肉垫。

  ……

  啥?我看见啥了?

  这是梦、这是梦、这一定是梦!醒过来就好了!

  我毫不犹豫的往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过于真实的疼痛感让我意识到这不是梦。

  我、我变成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昨晚的记忆渐渐恢复,我想起许的愿。

  如果它成真的话,我现在变成豆豆了……?

  可豆豆是公猫吧?

  我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

  我变成猫了啊啊啊啊!

  还tm是只公猫啊啊啊啊啊!

tbc

————分割线————

就在这篇文的灵感出现并付诸行动写了两章后……玉先生发微博说猫送兄弟了??

我不!!

所以这篇文设定时间是在豆豆还是玉家喵并且没当爸爸的时候。

【玉BG】变形记(1)

•原创女主,第一人称

•非言情,幼儿园文笔慎入

  “真的好想变成豆豆啊!”在激动的抒发完对玉先生直播时温柔撸豆的感受后,我以这句话做了结尾。

  朋友冷漠地把手臂从我怀里抽走。

  “豆豆?李玉刚养的猫?你想变成它?”

  “好好的人不当你当什么畜牲啊!”

  致命一击。

  我白了她一眼。和不是玉迷的人交流好累。

  “对了,”朋友想起什么似的,又说到。

  “之前有个电影,女主在生日那天许愿就成真了,你生日不是快到了吗,要不你也试试?”

  朋友说的那个电影我也看了,但再怎么沉迷二次元,我也不至于分不清创作和现实。

  不过她的话还是在我心里激起了波澜。

  结果就是我就在生日当晚,将近十二点时,鬼使神差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学着电影里女主角的样子,用手机“点”了个蜡烛,然后双手合十在心里默默许愿。

  ——真的好想变成豆豆啊。

  ——真的好想触碰玉先生啊。

  他是皎皎的天上明月,是我遥不可及的光。喜欢玉先生的人何止一千一万,我又何其普通。单单想让他知道我的存在,或是在观众席上为我停留一秒,都是千难万难。

  可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玉先生啊。

  说什么云泥之别,怕你我相隔如芥。

  沧海茫茫,我只能遥遥相望。

  我深知自己的浅薄,也从未奢想过什么“王子与灰姑娘”的戏码。我不是星梦,生活中哪来这么多奇缘。又何况玉先生人如其名,君子如玉,任何强加的不纯心思对他都仿佛是一种亵渎。

  所以如果真的有美梦成真这种事情,能变成玉先生的猫陪在他身边,我已经心满意足。

  我想和你呼吸一处的空气,我想感受你的温度,我想看看你的世界。

  我想在你身边。

  如此便已足够。

  即使不是以“我”的样子。

  即使是以一只猫的样子。

  无声的许愿后,我睁开眼,看见的还是熟悉的我的房间。

  电影里果然是骗人的,相信这种事情的我真傻。

  我愤愤的想。

  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快一点了。还没有到周末,白天还要早早去学校的。我赶紧回到床上。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这么累……上床没一会儿我就睡意朦胧,平时可都要辗转好一会儿功夫呢。

  我沉沉睡去,脑海里最后的记忆是一首没有唱完的改编版《莲花》:

  “我愿化作豆豆伴你身旁,只为那一年的饭桌供养。”

  “一次一次你身边游荡,那一声声温柔地回响。”

【晚安集】与他共度的夜晚

•单方言论段子体

•幼儿园文笔∪ooc见谅QAQ

【长谷部】暂离本丸的你回来的当晚

 

“您不在的日子里,欠下的,我可要好好讨回来才行啊。”

  “这就不行了吗?还差的远呢。”

  “别哭啊,主……”

  “就算您哭了,我也不会停下来的。”

【一期一振】屡次看本子被抓住的你

 

“您这样是不对的。”

  “我已经提醒过您很多次了……对不听话的孩子,是有惩罚的必要呢。”

  “告诉我,您想要我怎么做?不然的话,今晚可就一直这样了。”

  “哭了呢……不过,对不听话的孩子,我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三日月宗近】某些事上口是心非的你

  “想要什么?老爷爷我有些不明白呢。”

  “小姑娘想要什么……可得自己说出来才行。”

【笑面青江】大大咧咧不自知的你

  “我已经提醒过您了,可您总是不在意呢。”

  “夜晚独自来到男人的房间,您真的是毫无防范之心啊。”

  “露出了茫然的可爱表情……就让我来告诉您这样的后果吧。”

  “您是反抗不了我的。”

【膝丸】不知所措的你

  “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吗?”

  “不用教。已经想过很多次了。每天和您在一起,忍的太辛苦了。”

  “夜晚还长着呢。让我辗转难眠的,可是您啊。”

  “那么,要怎么补偿我呢?”

【髭切】没有退路的你

  “哦呀,主在发抖呢。”

  “不要害怕啊……为什么要害怕呢。主可是我最珍视的宝物啊。”

  “但是您平时在那些家伙浪费身上的时间太多了呢。这可让我很困扰啊。”

  “怎么办才好呢……”

  “啊,有了。把主变成只属于我的吧。”

  “是我的东西了。那么,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吧?

————分割线————
这篇被屏蔽了三次……第一次遇到这事的新人瑟瑟发抖。被屏蔽是因为莺丸那段,可并没有啥太色/情的词汇啊?

【彩墨自调】加州清光
清光印象色〈朱砂〉
是给 @千三久 的特调!

【三明】抬头一片苍茫月(2)

·现pa,三日月偶像设定
·幼儿园文笔慎入

前文点这里http://chaoluku.lofter.com/post

                      

                        二、我想代替阳光拥抱他

  没想到这么快竟然又见到了三日月,这一切还得感谢我哥。

 

  那天是三日月的生日,等在学校外的粉丝比平时更多,可他偏偏胃病发作,校医又碰巧有事外出我哥本来想送他去医院,可三日月说去医院太花时间,不想让粉丝们等太久。我哥就想办法带他避开人群,去了学校后街一家相对偏僻的蛋糕店,然后打电话让我给他送药来。

 

  赶到时,我哥正好不在,整个蛋糕店的二楼除了我,就只有三日月。 他缩在沙发的角落,头倚着沙发顶部无神地看着半空,脸色苍白,眉头紧紧地皱着,双手捂着胃部。可能是因为疼痛的缘故,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连鬓角的头发都被打湿了。听到有脚步声,他一下子把头扭过来,看向我的眼神里一瞬间充满戒备。

 

  不过那戒备随着他认出我,又很快消散了。

 

  “是你……你哥让你来的?”

 

  我点点头,想起此行的目的,赶紧把带来的药掏给他。

 

  “谢谢。”三日月伸出手来接。

 

  他冰冷的指尖在拿药的不经意间碰到了我的手,我触电般的猛然把手缩了回来,用另一只手握住被他碰过的手指,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紧张。三日月倒没注意到我的小动作,自己灌了一大口水把药吃了。

 

  正好这时我哥回来了,一只手举着手机,冲过来对三日月说,“公司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派来的车马上就到楼下。”

 

  可能是药起了作用,三日月的眉头舒展了不少,不过脸色还是有些不好。他冲我哥感激的笑了一下,“麻烦你了。”

 

  我哥挠挠头,“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尖锐的喇叭声骤然响起,应该是公司的车到了。三日月赶紧朝楼下走去。

 

  我也跟着想转身,却没想到脚下一滑,差点撞到刚好从我身边走过的三日月。

 

  他脚步一顿,及时的扶了我一把,又笑了:“要小心呀。”

 

  要小心呀。

 

  我呆呆地看着他,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被他温柔缱绻的声音说出来,每个音节都仿佛晒过太阳似的,又仿佛带着千钧的力量,砸的我心里发烫。

 

  车喇叭又响了一声,带着几分催促的意思。三日月不再停留,快步朝楼下走去。我拉住正准备跟着下楼的我哥:“等一会儿咱们再走。”

 

  “为什么呀?”我哥有些不解。

 

  “你没看见已经有粉丝朝这边过来了吗?”我又看了一眼窗外,“等她们散了我们再走。”

 

  “也对,还是你想得周到。”我哥跟着我走到窗户边一个楼下看不到却不妨碍我们视线的位置。

 

  我一眼看见了已经走出蛋糕店的三日月,他也看到了闻声赶来的粉丝,没了病痛折磨的脸庞浮现出了温柔的笑意。

 

  看见了他的粉丝们发出尖叫,让隔得这么远的我耳朵都有些刺痛,三日月却带着灿烂的笑容,深深朝粉丝们鞠了一躬,然后才跳上公司的车,绝尘而去。

 

  看着神色依然带着憔悴却冲着粉丝露出灿烂笑容的他,我那一瞬间竟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我好想代替阳光拥抱他啊。


————————TBC——————

本篇三日月的形象可以参照黑羽麻璃央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