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露苦

【彩墨自调】加州清光
清光印象色〈朱砂〉
是给 @千三久 的特调!

【三明】抬头一片苍茫月(2)

·现pa,三日月偶像设定
·幼儿园文笔慎入

前文点这里http://chaoluku.lofter.com/post

                      

                        二、我想代替阳光拥抱他

  没想到这么快竟然又见到了三日月,这一切还得感谢我哥。

 

  那天是三日月的生日,等在学校外的粉丝比平时更多,可他偏偏胃病发作,校医又碰巧有事外出我哥本来想送他去医院,可三日月说去医院太花时间,不想让粉丝们等太久。我哥就想办法带他避开人群,去了学校后街一家相对偏僻的蛋糕店,然后打电话让我给他送药来。

 

  赶到时,我哥正好不在,整个蛋糕店的二楼除了我,就只有三日月。 他缩在沙发的角落,头倚着沙发顶部无神地看着半空,脸色苍白,眉头紧紧地皱着,双手捂着胃部。可能是因为疼痛的缘故,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连鬓角的头发都被打湿了。听到有脚步声,他一下子把头扭过来,看向我的眼神里一瞬间充满戒备。

 

  不过那戒备随着他认出我,又很快消散了。

 

  “是你……你哥让你来的?”

 

  我点点头,想起此行的目的,赶紧把带来的药掏给他。

 

  “谢谢。”三日月伸出手来接。

 

  他冰冷的指尖在拿药的不经意间碰到了我的手,我触电般的猛然把手缩了回来,用另一只手握住被他碰过的手指,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紧张。三日月倒没注意到我的小动作,自己灌了一大口水把药吃了。

 

  正好这时我哥回来了,一只手举着手机,冲过来对三日月说,“公司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派来的车马上就到楼下。”

 

  可能是药起了作用,三日月的眉头舒展了不少,不过脸色还是有些不好。他冲我哥感激的笑了一下,“麻烦你了。”

 

  我哥挠挠头,“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尖锐的喇叭声骤然响起,应该是公司的车到了。三日月赶紧朝楼下走去。

 

  我也跟着想转身,却没想到脚下一滑,差点撞到刚好从我身边走过的三日月。

 

  他脚步一顿,及时的扶了我一把,又笑了:“要小心呀。”

 

  要小心呀。

 

  我呆呆地看着他,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被他温柔缱绻的声音说出来,每个音节都仿佛晒过太阳似的,又仿佛带着千钧的力量,砸的我心里发烫。

 

  车喇叭又响了一声,带着几分催促的意思。三日月不再停留,快步朝楼下走去。我拉住正准备跟着下楼的我哥:“等一会儿咱们再走。”

 

  “为什么呀?”我哥有些不解。

 

  “你没看见已经有粉丝朝这边过来了吗?”我又看了一眼窗外,“等她们散了我们再走。”

 

  “也对,还是你想得周到。”我哥跟着我走到窗户边一个楼下看不到却不妨碍我们视线的位置。

 

  我一眼看见了已经走出蛋糕店的三日月,他也看到了闻声赶来的粉丝,没了病痛折磨的脸庞浮现出了温柔的笑意。

 

  看见了他的粉丝们发出尖叫,让隔得这么远的我耳朵都有些刺痛,三日月却带着灿烂的笑容,深深朝粉丝们鞠了一躬,然后才跳上公司的车,绝尘而去。

 

  看着神色依然带着憔悴却冲着粉丝露出灿烂笑容的他,我那一瞬间竟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我好想代替阳光拥抱他啊。


————————TBC——————

本篇三日月的形象可以参照黑羽麻璃央QWQ

【三明】抬头一片苍茫月(1)

·现pa,三日月偶像设定
·幼儿园文笔慎入

前文点这里http://chaoluku.lofter.com/post/1ece6d4b_12a16ad18


                     一、咖啡厅一见,乱我心曲

    遇见三日月完全是个意外。


    那天上午刚结束了一场考试,学校大发慈悲的放了假。我临时起意,推脱了朋友的邀约,独自一人去了一家新开张的咖啡厅。店内人不多,我在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环顾四周打量店内的陈设,却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我哥。他正和对面的一个人说话,没有注意到我。

 

   我恶作剧心起,于是沿着二楼边缘悄悄绕到他背后,站在他右边然后拍了拍他左肩,并在他回头的一瞬间在他右耳边喊了一声“哥!”


    我哥正和对面那人聊得专心,没料到这一着,吓得差点蹦起来——看见是我,顿时又气又笑:“妹你干什么!差点吓死我。”又转过头向坐在对面的人说,“让你见笑了,这是我妹妹,她年纪小又调皮,你别在意。”


    我也意识到这样做有些不妥,于是想给那人道个歉,却在看向他的一瞬间说不出话——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眉目如画,一双眼睛尤其漂亮,好像能把人三魂七魄都摄了去。


    “妹你怎么了?还不快给人家赔礼道歉。”我哥见我不语,疑惑到。


    我反应过来,连忙道歉:“对不起,刚才见到我哥太激动了,所以才……”


   我说不下去了,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早知道和我哥说话的这个人这么好看,我一定会装出一副淑女的样子给人家个好印象啊,这么一闹自己简直像个笑话。


  可怜这颗少女心,还没有生芽就夭折在土里。


  我正腹诽着,没想到那个人竟笑着说,“小姑娘很有活力,甚好甚好。”
  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是三日月宗近。”


  “小姑娘叫我‘三日月’就好。”


  仿佛夏日白瓷梅子汤,冰块撞碗当啷响。


  更令我吃惊的是这个名字,“三日月宗近”,正当红的青春偶像,号称“只要是个女生就会喜欢”,即使是沉迷二次元的我也有所耳闻。不过在此之前他在我心里还抵不过一套漫画,“三日月宗近”不过是个人名罢了。


  偏偏真人今天被我遇上了。普普通通的几个字顿时在我心里鲜活了起来,烙上了他的模样。真是人如其名,是像月光一样美好的人啊。


  虽然想再多看几眼三日月,但担心自己在场会打扰他们谈话,我还是找个借口先走了。


  晚上等我哥回到家之后,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在闲聊时和他提起三日月。他问我对三日月的印象怎么样,我说声音很好听,长的还行。


  可不能让我哥看出我“心怀鬼胎”。


晚上睡觉时, 三日月说的几句话连同他的人还在我心里流连不去。


  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颇有人气的偶像,行为举止却没有一点儿架子,说话时语气温和,甚至带着笑意。


  只是他的眼神总给我一种感觉,仿佛他并不是只比我大了两年。


  ——就仿佛他已经在这世上,独自行走了上千年。

 ——————TBC——————

设定:“我”第一次见到三日月时是初三,三日月和哥哥是高二,而且是同班同学和好朋友。


【压切审】更待繁花

·幼儿园文笔慎入

·ooc属于我

·和《好雨知时节》http://chaoluku.lofter.com/post/1ece6d4b_12b2ceaef是一个审神者。

 

  “吱呀一一”

  推门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庭院的静谧,也惊醒了桂花树下昏昏欲睡的少女。

 

  审神者揉揉眼睛,还没来得及伸个懒腰舒展身体,就感觉被一股熟悉的气息笼罩住,紧接着身体悬空——她被人抱了起来。

 

  审神者打了个哈欠,熟练地调整了一下姿势,伸手抱住来人,并在他温暖的怀里蹭了蹭。

 

  “欢迎回来,长谷部。”

 

  “嗯,我回来了。”长谷部应了一声,抱着审神者的手臂轻轻晃动了几下,抖落她衣服上沾的落花。

 

  “怎么在树下睡着了?也不添件衣服,现在可比不得夏天,着凉了可怎么办?其他人去哪儿了啊,也不来管管你·······”

 

“最近战扩你总是早出晚归,我就是想早点看到你嘛·······本在想在树下等的,没想到一不小心睡着了。”审神者打断长谷部的唠叨,看他不说话,又补充道,“不过工作都已经好好完成了。”

 

  “您的能力向来出色。”长谷部说,“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嗯?”审神者又打了一个哈欠,听到这话立刻竖起耳朵想听听是什么问题,长谷部却不再继续往下说,而是抱着她向卧室的方向走去。

 

“我送您回房间休息。”长谷部说。

 

  他不说,她也就不问了。两人一时安静下来,只能听见沉稳的脚步声在庭院里回响。

 

  审神者虽然还是有些困,被长谷部抱着反而有几分清醒了。长谷部的怀里可真舒服啊,她闭着眼睛暗暗想到。离得这么近,心跳都听得很清楚呢。

 

  一下,两下,三下······审神者数着数着,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于是睁开眼拽了拽长谷部的衬衫。

 

  “长谷部,我想送你三个字。”

 

  长谷部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人,步履不停:“原来您没有睡着啊。是哪三个字?”

 

  “你猜!”审神者突然不想直接告诉他了。

“这可有点难。‘我爱你’?”

 

  审神者摇摇头,伸长手臂搂住长谷部的脖子,支起自己的上半身,接着把脸凑近长谷部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

 

  “mua。”

 

  接着在长谷部眼角做了同样的动作。

 

  “mua。”

 

  最后是唇角。

 

  “mua。”

 

  ——我想送你三个字,mua、mua、mua,在额头,在唇边,在眉眼。

 

  “您这是——!”长谷部耳根立刻泛起了红色,他把头扭到一边,“您不要戏弄我啊······”

 

 

  明明语气里有笑意。审神者吐吐舌头。

 

  我没有戏弄你呀。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呀。

 

  ······

 

  要是本丸能再大一些就好了,审神者看着给自己盖上被子并细心掖着被角的长谷部,迷迷糊糊地想。

 

  给审神者整理好被子的长谷部站起来,却没有离开,二十走过来把头凑近审神者的脖子嗅了嗅沾染的桂花香。

 

  “从刚才就在想,您现在香的像个酒酿圆子,让人忍不住想吃掉······”

 

  正要睡去的审神者听到这话吓得瞬间清醒了几分,直往被子里缩。

 

  “长谷部!不要!”

 

  回答她的,是被拨开刘海的额头上轻轻落下的一吻。

 

  “我舍不得。”

 

【染上你的颜色】莺丸

自调彩墨--莺丸印象色<茗烟>

“迷蒙马背眠,月随残梦天边远,淡淡起茶烟。”

【墨读】费渡

自调彩墨--费渡印象色

【彩墨自调】长谷部

长谷部印象色

p1加了素材,p2原图

【安利】一些超棒的长谷部cos合集,原作视频av32631141,截图不完全。小伙伴们快去看呀!配上bgm超有感觉的。

【安利】长谷部cos合集不完全截图,原视频av32631141。感觉很棒所以想分享一下,小伙伴们记得去看原视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