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露苦

‖文野乙女‖中原中也‖撩(R-15)

泠染韶华:

■点文 @朝露苦    一如既往的my pace(。)




■我已经不会起题目了…简单粗暴一点好了…
















  说起港口黑手党的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中原中也,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大概是“暴躁易怒”“战斗力max”或是“漆黑的小矮人”云云。




  也不奇怪。只有极少数的人在极少数时候才能见得着中原中也的另外一面,比如尾崎红叶,比如太宰治,比如你。




  细数下来你跟中原中也同居将近半年,他却从来没有对你做过什么越界的事情。顶多也就是把上了弦的箭给折了。




  其实你对是不是婚前性//行//为这种事情并不在意,但是中原中也不想这么做,你也就没有提了。




  ……不过擦枪走火从来都是意外。




  中原中也的手揽著你的腰防止你滑下去,你胡乱地亲著他的脸,手也不大安分。裸露的肌肤触到他的马甲,有些割手,粗糙的触感现在却令你格外兴奋。原本想要躲开你的中原中也也放松了对你的桎梏,你吻住他的唇,笨拙地伸出舌探进他的口腔,他轻轻托起你的后脑勺让这个吻进行得更加顺利。




  不一会儿腿就开始发软,你生涩的吻技让中原中也在心里叹了口气。你的一只手扶在他背后的墙上,要是没有中原中也的支撑,你恐怕早就摔下去了。




  “……你喝太多了。”




  他放开你的时候声音低哑地说。你含含糊糊地应了句什么,中原中也自己也喝了一点儿酒——充其量也就是抿了一口,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仿佛上面还有酒液的醇香。




  中原中也的手绕过你的腿弯把你抱起来,你的脑袋靠在他的胸前,你听见他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中原中也把你放在了你自己的床上,你一把揽住了他的脖子。




  “你想干什么?”




  事情走到这一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你觉得中原中也不是明知故问,只不过是不把最后一层薄膜也捅破罢了。你揽著他的脖颈,他橘色的头发将他的肤色衬得有些微微的红。你说中也,我不在乎的。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屋顶上的灯散著暖色的光,你眨了眨眼睛。




  “非得如此不可?”




  你问。




  你看不清他因为背光而变得模糊的表情,中原中也咂了咂舌,然后奇怪的沉默就在你们之间蔓延开来。其实并不是什么讳莫如深的话题,但是你把话说出口之后就有点儿后悔,中原中也有他自己的理由。




  “非得如此不可。”




  他的声音像贝多芬的四重奏一样凝重沉稳。他的回答在你的意料之中,你无奈地笑了笑。




  这明明是你不想听到的回答,中原中也一说出来,身体却比意识更快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对方是中原中也吗?你也不清楚。或许的确是非他不可,同时也存在著其他的东西,底线啦,责任啦,义务啦。就像你从和他交往的第一天起就知道,如果和他在一起必定要承受比常人更多的东西。




  你抬起头吻了吻他的嘴唇,离开之前挑逗一般地舔了舔他的嘴角。




  “那就麻烦你自己解决啦。”




  中原中也狠狠地揉了揉你的头发,你看见他微红的耳根,不是因为暖色的灯光也不是因为他橘色的头发。




  “到时候一并收拾你。”






















——————————————————




“非得如此不可”:德文为Es muss sein,贝多芬最后一首四重奏第四章的结尾。




参考一下米兰•昆德拉先生的看法。




个人觉得“Es muss sein”算是生命之重的代表。如果说太宰治是“轻”,那中原相对就算是“重”。




我觉得“轻”和“重”只是一种对生命意义的态度,没有优劣之分。




感觉说太多题外话(。应该没人会care…






……另外,其实我是否定婚前性//行//为派的……

评论

热度(127)